信息公开目录
索 引 号 003116789/201708-00002 信息分类 统计信息
发布机构 大观区统计局 发布日期 2017-08-11
信息来源 关 键 词
主题分类 统计 服务对象分类 其他
体裁分类 其他 生命周期分类 其他
文 号 信息格式/语种 DOC
信息名称 地方产业集群升级的困境与出路探析
内容概述
地方产业集群升级的困境与出路探析
发布日期:2017-08-11    发布机构:大观区统计局    信息来源:大观区统计局    

在全球化背景下,我国产业集群通过代工生产获得了一定的发展,但我国大多数产业集群寻求的是外生型模式,缺乏根植性,如果不及时实现产业升级,转变比较优势,增强创新能力,我国产业集群将出现衰退。从发达国家先进的产业集群的经验模式看,集群保持持续竞争优势关键在于构建发达的集群本地网络,通过网络机制促进知识和信息的共享,从而不断提高集群的总体创新能力和集体学习能力。

一、我国产业集群升级现状:陷入两难困境

从现有文献与现实来看,我国产业集群升级主要面临两大升级困境:外部的俘获型全球价值链治理结构与内部的本地集群网络的不完善。

(一)   基于俘获型全球价值链治理模式的升级困境

在全球生产网络深化发展条件下,发展中国家的集群企业以代工方式嵌入跨国公司所主导的全球生产网络被认为是实现企业转型升级甚至是“走出去”的有效路径。但是,跨国公司拥有大量有形和无形的战略资源以及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技术创新能力和战略运作能力,他们通过各种手段控制和封锁处于网络最低端的发展中国家集群企业。因此,我国产业集群虽以低成本的比较优势嵌入全球价值链,成为全球生产网络中的一个节点,但形成了“国际大买家—代工者”这种俘获型准等级制治理关系。在整个的价值创造过程中,我国产业集群中的企业对国际大买家高度依赖,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集群内企业之间的创新合作。这主要基于以下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在俘获型的全球价值链治理模式中,国际大买家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会对集群内企业有选择性的提供技术帮助,产业集群在工艺与产品上得到升级。一旦集群试图进行功能转型,向价值链两端攀升,必然与国际大买家的利益产生冲突,这时就会受到国际大买家的极力阻挠。在国际大买家的威胁下,集群内企业会放弃风险较大,收益又不确定的合作创新的活动,专注于与国际大买家建立广泛的联系以获得一定的技术转移,导致集群内企业对国际大买家的深度锁定。第二,参与价值链的集群内企业接受的某个环节只是整个价值链附加值较低的非核心部分,其抗风险能力较差。因此,在面对国家大买家的阻挠时,出于劣势的代工企业,往往为了争夺订单而不惜相互竞争,使得企业失去合作的基础,集群内部治理极为松散,整体的谈判能力较低。缺乏整体的谈判能力又极大地加强了国际大买家对集群的控制,被锁定在低端环节。

(二)基于本地网络缺失的升级困境

正是创新信息能够在集群内低交易成本的溢出所形成的技术创新追赶、模仿、学习与启发等激励效应,创新产品市场化的不确定风险在集群内有效分散,集群内创新的分工协作与创新网络的形成以及各种创新科研机构、公共设施共同使用中的范围经济,使得集群被广泛认为是促进企业创新的有机载体。但是我国产业集群的专业化分工与创新网络协作都不发达。集群内部合作不广泛,“协调效应”无法充分得到发挥,难以形成产业网络;从横向分工角度来看,集群内同行企业缺乏合作意识,导致产品差别化程度不够,同质产品“扎堆”现象严重;从纵向分工角度来看,仅集中于专业市场销售环节与少量供应分工体系,既缺乏上游研发设计环节,又缺少在下游市场营销、售后服务、品牌构建与经营环节的延伸。集群发展处于一种低层次的企业网络模式阶段,使得创新信息的低成本溢出,在知识产权制度缺失的环境中,可能会形成负向激励。当集群内某个领先企业通过创新研发或者是技术引进,生产一种市场前景较好的产品而获利后,大量跟随企业一哄而上,竞相模仿,形成恶性循环的低成本竞争,集群效应非但没成为激励企业创新的载体,反而陷入“集体创新动力缺失”的困境,集群升级显得尤为困难。

二、产业集群的升级途径

我国产业集群虽通过嵌入全球价值链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发展,但集群本地网络的不完善以及被俘获的外部治理制约了我国产业集群的升级空间。因此,本文认为一要构建发达的集群本地网络,通过网络机制促进知识和信息的共享,从而不断提高集群的总体创新能力和集体学习能力。二要成功实现知识的创新,改变被俘获的境地,实现向全球价值链高端攀升。

(一)构建完善协调的产业链

首先,集群企业在观念上要从单纯的竞争导向转变为合作竞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甚至同行企业之间都应该加强沟通协作,比如可以通过联合技术开发等形式来解决一些共同技术难题,在人员培训、行业规范等方面加强合作以及通过联合采购、共同开发市场等。

其次,多渠道实现产业配套本地化,增强产业集群的根治性。由于我国产业集群大都不是市场自发形成的,而是由政府主导的。所以,政府在招商引资时要有针对性,重点引进技术含量较高的配套产业落户产业集群。对于这些技术含量高的、投资密度强、产业关联效应强的项目,在土地、税收、融资等方面适度倾斜。从产业链的角度出发,引进与这些项目向配套的上下游企业,形成一个地方生产系统。

另外,着重发展以核心企业为主导的产业链纵向分工网络的产业集群。主企业领导型的产业集群一方面能对价值链以外的核心企业产生竞争效应、示范效应和合作效应,也能对价值链内上下游企业形成技术溢出与技术转移扩散效应;另一方面,主导核心企业能够掌控价值链中的关键技术高端环节与价值收益高端环节,形成技术创新投入与收益补偿的良性循环机制,造就产业集群内企业持续创新能力,有效构建价值链升级竞争能力。

最后,政府应该对集群的“软”、“硬”件环境建设加大力度。一方面,政府必须承担起维护市场秩序的责任,创造有序竞争的市场环境。具体可以通过提供质量监管、诚信监督、知识产权保护、维护社会公平竞争等方面的制度,从而提高集群内部成员间的信任度。另一方面政府应采取政策引导、资金支持和市场化运作的方式,大力发展服务型生产力中心、技术信息中心、质量检测控制中心等集群发展机构,通过创建这些技术创新平台和区域服务体系,促进集群系统内生产企业、研究机构、咨询机构、大学等要素的有机结合,还应该加快发展行业协会、商会等民间组织,重视发挥工商联的作用,促进形成政府管理与行业自律相互补充与良性互动。

(二)推进知识创新

第一,发挥集群龙头企业在知识创新中的主体作用。龙头企业要主动设立研发中心,进行知识创造。要加大对研发中心的资金投入,承担国家和地区重大科技项目,攻克产业关键共性技术,提高核心竞争力;龙头企业要加大对人才引进和内部培养力度。通过引进人才,特别集群可以获得大量的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通过将一些人才外派到国外跨国公司工作或者到高校深造,吸收更多的知识,接着回到企业后发挥更大的知识创造作用;龙头企业要积极与其他企业之间开展互动,可以构建研发联盟,有效整合集群内的研发资源,分散研发风险,提高研发效率。

第二,发挥高校与科研机构在知识创新中的源泉作用。高校与科研机构是创新所需基础知识的源泉,通过构建产、学、研一体化,实现优势互补,激发创新的潜能,提高集群内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进而实现区域产业集群的升级。一方面,企业与高等院校、科研机构可以共同培养创新人才。另一方面,高校与科研机构向企业开放科研资源,企业可以将研发中心设在高校或科研机构。

第三,发挥知识型服务机构在知识创造中的桥梁作用。一方面,发挥科技机构在铸造产、学、研一体化链条上起到桥梁作用,促进了知识的创造,同时,加快了知识成果的转化。另一方面,发挥发挥金融机构在知识创造中的资金支持作用。创新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借助金融机构的资金支持,可以加速创新过程。

第四,发挥政府在知识创造中的辅助作用。政府应该完善税制结构,企业从事公益性的研发活动,可以享受免税待遇。对于那些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研究开发的企业可以适当降低税收,鼓励其创新。政府对知识产权制度要进一步完善,相应的法律要制定,奖罚分明。对侵权行为要加大打击力度,重典治乱,鼓励知识产权拥有者利用法律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同时,要鼓励群众进行知识创造,知识保护和知识应用。

(撰稿人 安庆市大观区统计局 查永东)